歡迎訪問嘉興熱點新聞網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正文

網易研究局|清華教授魏杰:別把服務業做成房地產

時間:2019/12/2 20:49:18 | 來源:網絡 | 閱讀:414次

網易研究局|清華教授魏杰:別把服務業做成房地產

出品 | 網易研究局

大千世界,財經萬象,需要不一樣的聲音。網易研究局將陸續對國內外知名高校和學術機構的院長進行深入訪談,看財經一線“掌門人”如何解讀中國經濟。

NO.001 對話清華大學文化經濟研究院院長魏杰

“各地建的很多文化、影視小鎮,這不是真正的服務業,而是在搞所謂的房地產產業。影視業發展的關鍵是要有好的影視產品,沒有好的作品卻去建文化小鎮,這就出問題了。服務業要真正做服務才行。”

——魏杰

網易研究局|清華教授魏杰:別把服務業做成房地產


文/網易研究局 楊澤宇 李肖燕

在經濟結構調整、新舊動能轉換的時期,中國如何促進經濟穩定增長?GDP增速對中國來說還重要嗎?新興崛起的文化經濟以及人工智能、5G等新技術對中國未來經濟的發展意味著什么?清華大學文化經濟研究院院長魏杰近日出版了《中國經濟的未來》一書,網易研究局(微信ID:wyyjj163)專訪了魏杰院長。

60S要點速讀:

1、中國經濟處于調整期而非衰退期,調整期應該從2015年算起,起碼得持續五年到十年。

2、未來,有三大產業會成為支持中國經濟增長的支柱性產業:一是戰略性新興產業,二是服務業,三是現代制造業。

3、近期,CPI上漲,有人就得出結論:滯脹。這個結論實際上是錯的。這次價格上漲并不是貨幣發多了,而是由豬肉供應短缺引起,緩解豬肉的供應短缺還需要一年左右的時間。

4、服務業發展的問題在于我們沒有把服務業精細化,比如,各地建的很多文化、影視小鎮,這不是真正的服務業,而是在搞所謂的房地產產業。影視業發展的關鍵是要有好的影視產品,沒有好的作品卻去建文化小鎮,這就出問題了。服務業要真正做服務才行。

5、解決少子化問題,未來的方向之一是要全球治理,促進全球人口的流動和平衡。

以下為專訪精編:

中國GDP增速今年能“保6”

網易研究局:2019年即將結束,三季度GDP增速回落至6%,你怎么看四季度的經濟壓力?

魏杰:中國今年GDP增速6%能保住。

應對明年的壓力無非就幾條思路。第一,我們是不是能找到一條GDP增速跌破6還能保證就業的路子?我們之所以要保增長的原因是因為要保證就業,解決這個問題要發展服務業。服務業是“富民不富國”的,它往往促進個人收入的增長,GDP增速卻不是很快。第二,如果一定要保證6%的增速,就要發展基礎設施,但不能搞“大水漫灌”,要重點放在“鐵公基”對經濟有很大推進力度的地區,比如,大灣區、長三角、深圳到廣州地鐵化等,基礎設施投資拉動經濟的效用,在發達地區是邊際遞增的,不是遞減的。第三,兩者兼顧,既兼顧服務業穩定就業,又兼顧基礎設施的發展。

網易研究局:你的新書中有一個觀點,是當前中國經濟處于調整期而非衰退期,依據是什么?調整期會持續到什么時候?

魏杰:目前經濟壓力比較大,不是由經濟動力、經濟體制引起,而是主要由經濟結構調整引起。

自2018年3月開始,中國社會生活出現了六個很嚴重的現象。第一,中小企業壓力很大。第二,企業債務違約的情況越來越嚴重。第三,非銀行金融機構陸續出現了爆雷。第四,股市出現非理性下滑。第五,投資人比較恐慌。第六,恐慌輿論導向的影響。總之,從2018年3月開始出現的這六種社會經濟現象,充分表明了人們總體上對中國經濟的未來不是太看好。

過去推動中國經濟增長的三大力量:傳統制造業、建筑業和房地產產業,都進入了調整和收縮期。例如傳統制造業嚴重產能過剩;隨著中國基礎設施建設的不斷完善,建筑業的貢獻實際上在下降;房地產泡沫壓力很大。這三個產業正處于調整收縮期,因此導致整個經濟壓力較大。這些產業雖然還會存在,但不能作為支柱性產業繼續存在,要逐漸轉化為一般性產業。

既然原有的支柱性產業無法支持中國經濟的增長,那么哪些產業會成為支持我們經濟增長的支柱性產業?有三大產業,一是戰略性新興產業,二是服務業,三是現代制造業。我們認識到這三大產業將會成為支持中國經濟增長的支柱性產業,所以正在推動結構調整。經濟衰退的標志是社會經濟動力喪失,但目前社會并未出現衰退的風險。所以結構引起的調整期不能叫衰退期,而是結構調整期。

調整期應該從2015年算起,起碼得持續五年到十年。過去推動經濟發展的三大產業目前在收縮,而新興的上升產業涌現,因此,目前中國經濟不是剛開始調整,而是處于在調整過程中。

網易研究局:去年中國人均GDP接近1萬美元,正處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關鍵時期,你怎么看?

魏杰:一般中等收入陷阱這個提法是一個老理論。如果用這個理論來解釋目前中國的現狀不是很有力。我認為不能單從個人收入達到什么程度來看待當前的問題,其實中國目前的經濟現狀背后真正的影響因素是結構調整,而不是簡單的收入達到某個水平就進入某個時期。

中國根據近年來社會經濟生活的新問題與新情況,強調要重視供給側改革,并將供給側改革作為經濟工作的主線,就說明了當前的發展問題主要是由經濟結構調整引起的。只要經濟結構能夠順利地調整,人均GDP突破一萬美元就不一定會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不要把服務業搞成房地產產業

網易研究局:10月CPI上漲3.8%超出預期,其中豬肉影響CPI上漲約2.43個百分點,你怎么看待這個現象?

魏杰:CPI上漲,有人就得出結論:滯脹。這個結論實際上是錯的。第一,“滯”是指經濟徹底停止增長,當前經濟仍在增長,只是速度放慢了。第二,“脹”是指貨幣發多之后價格上漲,這次價格上漲并不是貨幣發多了,而是由豬肉供應短缺引起,由于非洲豬瘟,豬肉出現短缺現象。

CPI上漲通常會有兩個原因:貨幣超發和供應短缺。這次CPI上漲是由于短缺因素造成的,不能叫通脹。所以這次CPI上漲無需過分緊張,因為不是貨幣政策出了問題,而是短缺因素造成的。

網易研究局:豬肉的短缺現象大概還要持續多久?

魏杰:一年左右的時間。首先豬有一個生長期,另外由于國外豬肉的價格比中國的價格高,放開國際市場依靠進口還不太現實。因此,緩解豬肉的供應短缺需要一年左右的時間。

網易研究局:你剛才提到發展服務業是穩定GDP增長的一個路徑,如何解決服務業中的中小微企業融資難的問題?

魏杰:現在服務業的發展不單是融資難的問題,比如影視業,只有知道人們想什么,才能造就文化產品,滿足人們需要。服務業發展的問題在于我們沒有把服務業精細化,比如,各地建的很多文化、影視小鎮,這不是真正的服務業,而是在搞所謂的房地產產業。影視業發展的關鍵是要有好的影視產品,沒有好的作品卻去建文化小鎮,這就出問題了。服務業要真正做服務才行,才能真正滿足人們對服務的需要。

解決少子化問題 未來的方向之一是要全球治理

網易研究局:你在書中有一個觀點是提供“不低于GDP總量5%的應有的資本投入”,但目前中國的R&D的投入只有不到2萬億元,占GDP比重只有2.18%,這也低于以色列、日本等科研強國,應該如何改變這種現狀?

魏杰:科學與技術永遠是人類社會發展的動力源泉與基礎,是現代化經濟體系的核心組成部分。科學技術的創新需要有相應的體制配套,包括:技術創新體制的法律基礎、財力基礎、物質基礎、人才基礎、科學積聚基礎等。我認為,技術創新不行是中國目前最大的短板與劣勢。

怎么才能做好技術創新?一方面,政府要加大資金投資。另一方面,也要吸納社會資本進入技術創新領域。我們不能只做扶貧基金,要多做公益基金,公益基金不只是在扶貧一個領域,美國的很多富人離世后,他們的錢都變成公益基金,這些公益基金最后都大量投入技術創新領域。公益基金不是慈善基金,把錢給窮人,還不如用來創造技術,從而拯救社會。

現在,企業增加技術創新投資比較困難的原因之一是因為它們可投的項目不需要投資,但想投的又投不起,比如一些大科學裝置,需要很大的資金量,這就需要政府帶頭和企業投資的結合。

我們還要調動人們技術創新的積極性,做好知識產權制度的調整。技術創新最終是靠人完成的,因而要推動技術創新,就必須充分調動人們的積極性。中國第一次造富是體制造富,第二次是產業造富,第三次應該是技術造富,我估計要不了三五年就會爆發一批因為技術而形成的富翁。

網易研究局:當前,中國的文化經濟在世界上的發展水平如何?

魏杰:文化經濟有兩個算法。第一,是指創造文化產品的經濟,比如:影視、音樂、戲劇、收藏、非遺、博物館等,去年的貢獻是13萬億元,在中國經濟總量中占比在上升。第二,如果從寬口徑算,有些產品也反映文化要素,比如一些生產出來的物質產品,但背后反映品牌等元素,如果加上這一部分,文化經濟的規模會更大一些,但是這些產品無法計算。

中國文化產業當前的不足主要在于缺乏優質產品,缺乏產品背后是缺乏像樣的文化企業,缺乏文化企業背后是缺乏像樣的文化資本。文化資本不是一般資本,文化資本的投資不是今天投入明天就要結果,它需要培養,需要一個過程。

科技對文化產品的重大貢獻是在傳播上。互聯網+文化的核心,實際上是改變了文化的傳播形態。科技不能解決文化內容的問題,但是它可以改變傳播的形式。這和互聯網與金融的結合類似,可以提高便利化,但不能防風險。

文化經濟的內核是整個社會,是整個社會變遷引起的,而且與社會富有程度有關。收入越高,人們的文化需求越大。文化經濟未來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會加大,占的比例會更高。中國越富裕,文化經濟的比例越高。

網易研究局:文化經濟的一個重要的承接主體就是人。而目前中國人口結構的問題也引起不少人的擔憂,一方面是少子化,一方面是老齡化,你如何看待中國人口結構的這兩個問題,以及應該如何應對?

魏杰:人口結構問題是一個世界性的問題,它和人的富有程度和人性的結合有關。這是人類發展的規律,不能簡單地批評人們不愿意生,從政策上刺激生育是刺激不起來的。

我們需要做的,是協調人口結構。解決少子化問題,未來的方向之一是要全球治理,促進全球人口的流動和平衡。比如,對美國來說,移民是填補人口空缺的重要政策。中國可以接納更多的移民,要想讓移民融入中國就需要為他們提供充分的就業和公共服務,解決這些問題才能提高中國吸納移民的能力,才能應對人口結構問題。

“院長專訪由網易研究局(微信公號:wyyjj163) 出品,轉載請注明出處。

網易研究局是網易新聞打造的財經專業智庫,整合網易財經原創多媒體矩陣,依托于上百位國內外頂尖經濟學家的智慧成果,針對經濟學熱點話題,進行理性、客觀的分析解讀,打造有態度的前沿財經智庫。歡迎來稿(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北京無霧霾?這個冬天 帝都的霧霾都到哪里去了

移駕微信公號 看這里看不到的內容

【精彩推薦】點擊進入網易研究局·中國版>>

【精彩推薦】點擊進入網易研究局·國際版>>

Top
最新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