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嘉興熱點新聞網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正文

1天跑5個馬拉松還能連跑18天,跑步是他唯一的出路

時間:2019/10/30 19:51:04 | 來源:網絡 | 閱讀:596次

數年前,還未去世的艾爾-豪伊在鄰居眼里,跟那些無家可歸的流浪漢沒什么區別,衣冠不整,頂著一頭不知道多久沒洗的長發,經常在社區里漫無目的地游蕩幾個小時,時不時停下來仰望天空,盯住一塊石頭發呆,或者不經意地看路人兩眼。豪伊沒有傷害過任何人,但鄰居們看到他,總會感到莫名的緊張。

豪伊有家,更確切地說,那是一個容身之所,狹小的公寓里,垃圾堆積如山,發霉的鍋碗瓢盆塞滿了水槽,空氣中彌漫著惡臭。豪伊的身體每況愈下,經歷一次急救后,完全無法自理,被安置在一家護理機構。

護士們知道他叫艾爾-豪伊,但是不知道這個有著濃重蘇格蘭口音的古稀老人,曾經是國際刑警組織的通緝犯,也是超級馬拉松運動的先驅。

染上這種毒品后,他1天跑5個馬拉松還能連跑18天,

【1】用跑步替代煙草、酒精和毒品

1945年11月16日,豪伊出生于蘇格蘭,父親曾經練過拳擊,母親在俱樂部拿過游泳冠軍,一家人都熱愛體育。小時候豪伊經常跟家人徒步旅行,這是二戰后他們唯一能負擔得起的休閑活動。

豪伊在中學時是個學霸,然而受崇尚享樂主義的嬉皮士風潮影響,他沒有考大學,中學畢業后找了一份工作,像大多數蘇格蘭人一樣,娶妻生子。第一段短暫的婚姻改變了豪伊的命運,離婚時他和前妻因為撫養權發生分歧,索性帶著兒子遠走多倫多,因此成了被國際刑警通緝的逃犯。與前妻達成協議之前,豪伊一直使用化名,冬天在鑄造廠干活,夏天當石匠。

染上這種毒品后,他1天跑5個馬拉松還能連跑18天,

在異國他鄉,豪伊陷入煙草、酒精和毒品的包圍圈無法自拔,1974年他下決心結束一天三包煙的煙鬼生涯。戒煙的日子很煎熬,有一天,豪伊心血來潮,一口氣跑了16公里,他發現原來跑步可以抑制自己對尼古丁的渴望。

戒煙行動讓豪伊打開了潘多拉的盒子,隱藏多年的運動天賦被激發了出來。有一次,工廠的同事們討論,從多倫多到尼加拉瓜瀑布,騎馬需要多長時間。豪伊插了一句,說不用騎馬,跑步一天就能到,遭到工友的群嘲。不久之后,豪伊用事實說話,完成了這段125公里的長跑。

1976年,豪伊再次當了爸爸,這一次是個女兒。這段感情同樣無疾而終,與女兒的媽媽關系破裂后,豪伊帶著孩子們搬到了位于西海岸的維多利亞,從那時起,他開始系統訓練長跑。

染上這種毒品后,他1天跑5個馬拉松還能連跑18天,

在溫哥華島的一個銅礦,豪伊找到一份操作粉碎機的工作,距離住處20公里。通常情況下,人們開車或坐公交通勤,而豪伊選擇跑步上下班,因為這樣更省錢,他的奇葩行為引發了當地報紙的關注。

1979年,豪伊從維多利亞出發,跑步820公里,抵達喬治王子城,參加那里一年一度舉行的馬拉松。這是一次載入史冊的比賽,輪椅運動員里克-漢森率先撞線,豪伊在自己參加的第一個馬拉松中獲得第三。隨后他和其他選手一起,看著佩戴假肢的特里-福克斯最后一個抵達終點。福克斯比倒數第二名慢了足足10分鐘,但現場的觀眾和已經完賽的運動員還是為他送上了熱烈的掌聲。

對豪伊來說,跑步比煙草更容易上癮,他越陷越深,越跑越遠。1980年,在埃德蒙頓馬拉松上贏得了同年齡組的冠軍后,豪伊耗時11天,從埃德蒙頓一路跑到維多利亞,參加了首屆皇家維多利亞馬拉松,獲得了第14名。

染上這種毒品后,他1天跑5個馬拉松還能連跑18天,

豪伊也喜歡尋歡作樂,沉溺于酒精女人毒品
豪伊像很多運動員一樣也喜歡尋歡作樂,沉溺于酒精女人毒品

【2】一天跑五個馬拉松,連跑18天

豪伊很快成為長跑界的非主流,留著長發和胡須,一副嬉皮士的造型,一點也不像運動員,此外他喜歡在賽前喝啤酒,這個習慣經常激怒對手。其實比賽結束后,豪伊喝得更多,他的解釋是,這樣可以緩解水泡破裂帶來的疼痛。

米勒啤酒曾經贊助過豪伊,條件是在比賽中穿著印有米勒商標的T恤和帽子。豪伊獲得了100美元的報酬,以及免費喝啤酒的待遇。據米勒啤酒的管理人員爆料,豪伊在參賽期間平均每天喝掉18瓶啤酒。

從1981年開始,豪伊連續五年稱霸渥太華24小時挑戰賽,之所以沒有完成六連冠,是因為他在1985年被查出腦瘤,不得不退出所有比賽。采用一種長壽飲食療法后,豪伊神奇地治愈了癌癥,1987年再次贏得這項賽事的冠軍。

染上這種毒品后,他1天跑5個馬拉松還能連跑18天,

然而這些超級馬拉松的冠軍幾乎無法為豪伊帶來收入,獎金和贊助都少得可憐,電視臺也很少轉播比賽。豪伊只能做泥瓦匠、種扇貝、種樹,去各種工廠做工來維持家庭的開銷。

豪伊覺得自己生不逢時,晚生了一個世紀,因為在19世紀70年代到90年代,為期六天的長距離比賽非常流行,獎金高達4萬美元,這在當時堪稱天文數字。豪伊開玩笑,如果那時候出生,他會像冰球明星格雷斯基(冰球界的喬丹)一樣富有。

豪伊曾經抱怨過,有一次他這樣寫道:“我帶著怨恨奔跑,憤怒地敲擊著柏油馬路。為什么我總是兩手空空?為什么我得不到家鄉的支持?我還會繼續前行,因為我把自己奉獻給了這種瘋狂的生活,我不知道該怎么放棄它。”

染上這種毒品后,他1天跑5個馬拉松還能連跑18天,

1987年,豪伊和克勞迪亞-科爾結婚,在這任妻子眼里,自己的丈夫是一個不擅社交的怪胎,但是對自己喜歡的事兒非常專注。“艾爾有一種非同尋常的能力,對他感到重要的事情保持專注。”科爾說,“只有對那些想要完成的目標,他才有興趣。”

為了宣傳1994年在維多利亞舉行的英聯邦運動會,豪伊在1987年繞著百年體育場跑了1422圈,全程580公里,用時104小時29分鐘48秒,打破了此前瑞典人創造的連續奔跑距離的紀錄。為了確保紀錄屬于自己,豪伊后來又多跑了18圈。

44歲這年,豪伊向著名的Ultra Trio發起挑戰。這項賽事誕生于1987年,由印度著名冥想大師斯里-欽莫伊創立,分為700英里、1000英里和1300英里三個距離。欽莫伊創辦這項賽事的初衷是希望跑者能夠挑戰自己的極限。前兩屆比賽,沒有人能完成1300英里(2100公里)的超長距離。

染上這種毒品后,他1天跑5個馬拉松還能連跑18天,

1989年11月18日,豪伊和其他10名運動員一起出發。第一天很順利,完成了113英里(210公里,大約相當于五個馬拉松),不過他決定在后面的賽程里保守一些,每天完成70英里。豪伊白天休息三次,每次不超過半小時,晚上只睡三個小時,通常在夜里11點到凌晨2點。為了保持體力,他補充大量的碳水化合物和營養食品,除了水之外,他偶爾也喝一些電解質飲料和咖啡。

賽前,豪伊住在朋友德-安德洛的家里,他的謙遜和樂觀給安德洛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就像傳奇棒球手喬-迪馬喬一樣,”安德洛說,“他讓一切看起來很簡單。”安德洛說,“他似乎有一種訣竅,無論是在漫長的白天,還是更漫長的黑夜,都能保持充沛的體力。”

迎接豪伊的是歡呼聲和尖叫聲,他高舉加拿大國旗和蘇格蘭戰旗,沖過了終點,完賽時間定格為17天8小時25分34秒,他成為世界上第一個成功挑戰1300英里成功的運動員。連續兩周每天睡眠不足四個小時,豪伊倒頭就睡,一口氣睡了6個小時。一覺醒來,第二名剛剛到達終點。

在頒獎典禮上,豪伊向這項賽事的創始人表達了敬意:“這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時刻,我不是他的忠實信徒,但我把這場比賽獻給斯里-欽莫伊。”

染上這種毒品后,他1天跑5個馬拉松還能連跑18天,

【3】保持世界紀錄+吉尼斯紀錄,46歲的他身無分文

1991年,豪伊再度出發,這一次他的目標是橫穿加拿大。豪伊的靈感來自于特里-福克斯,1980年,為了籌集資金,提高人們對癌癥研究的認識,福克斯決定橫穿加拿大,將這次挑戰稱為“希望馬拉松”。然而癌癥的擴散讓福克斯付出了生命的代價,他的探索停留在143天,5373公里。

豪伊希望完成福克斯生前的愿望,作為一個身體健全的運動員,他知道,如果想要吸引關注,必須做點特別的事情,他決定用日均100公里的速度,完成這段7295.5公里的旅程。因為癌癥,豪伊的計劃推遲了六年,這一次,他做好了準備。

染上這種毒品后,他1天跑5個馬拉松還能連跑18天,

6月1日,圣約翰市長與豪伊共同完成了第一公里,上午9點33分,市長下場,人群逐漸分開,豪伊獨自踏上征程。短短幾天,在烈日的灼燒下,豪伊的嘴唇被嚴重曬傷,皮膚變黑剝落,他只能換上長袖,用自制的V形紙板遮住鼻子,遠遠望去,就像一只奔跑的企鵝。

與現在的長跑運動員不同,豪伊跑步依靠的是直覺和本能,而不是科技,他的日常飲食是炸魚、薯條和啤酒,沒有手表,沒有GPS,沒有壓縮襪,腳上穿的布魯克斯平底跑鞋被同行戲謔為“芭蕾舞鞋”。

每天100公里,豪伊堅持了72天,當他的身影穿過終點,這場被媒體稱為奧德賽之旅的長途跋涉終于畫上了句號。在風笛的演奏聲和現場100多名觀眾的歡呼聲中,豪伊一頭扎進海水中。

這次名為“明日之旅”的超長馬拉松籌集了52萬7400美元的善款,72天10小時23分鐘的完成時間被載入吉尼斯世界紀錄。和往常一樣,豪伊又喝了幾杯啤酒和香檳,以示慶祝。橫穿加拿大的壯舉讓人想起了電影里的阿甘,但是《阿甘正傳》直到1994年才上映。

染上這種毒品后,他1天跑5個馬拉松還能連跑18天,

兩個星期后,豪伊來到紐約,參加了Ultra Trio,這一次他用時16天19小時跑完1300英里,打破了此前由自己保持的紀錄,又一次入選吉尼斯世界紀錄。103天跑了9387公里,這一年豪伊46歲,身無分文。

1995年,豪伊被檢查出患有1型糖尿病,健康狀況一團糟,他這樣寫道:“在發明胰島素之前,1型糖尿病意味著死刑。”胰島素的存在讓死刑變為終身注射,豪伊依然堅持參加比賽,生活依然窘迫。

《維多利亞殖民時報》記者喬迪-帕特森在專欄中寫道:“豪伊是世界上最出色的跑者,但是連運動鞋的贊助都沒有,更別提有人來幫忙付賬單了。”

染上這種毒品后,他1天跑5個馬拉松還能連跑18天,

【4】沒有面對復雜世界的天賦,跑步是唯一出路

1998年12月29日,豪伊參加了在菲尼克斯舉行的72小時跨年跑,1999年的第一天,他贏得了冠軍,這是他的最后一場比賽。

退役后不久,豪伊和妻子科爾離婚,孤身一人搬到鄧肯,隨后他從公眾的視線里消失了,直到紐約專欄作家賈里德-比斯利在研究長跑運動員時無意中發現了這位傳奇人物。比斯利記得,兩人第一次通話有點尷尬,他只問了兩個問題就被豪伊打斷,讓他下周再打來。

比斯利發現,豪伊只對跑步感興趣,他投其所好,終于讓這位神秘的長跑名宿敞開了心扉。“他讓我目瞪口呆,”比斯利說,“他怎么會承受這樣近乎自虐的生活,我想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染上這種毒品后,他1天跑5個馬拉松還能連跑18天,

在接下來的兩年里,比斯利每周都要和豪伊長談一次,直到2016年豪伊去世。根據豪伊的真實經歷,比斯利完成了《尋找艾爾-豪伊》,像《冒險雜志》評價的那樣,這本感人的傳記讓人懷念那個遙遠的冒險年代。

如今,紀念豪伊的牌匾和福克斯的雕像一起,留在了維多利亞的“零英里”標志旁,那里是橫穿加拿大的起點,這兩個靈魂跑者用盡一生,將自己的名字寫進了歷史。

“有些人天生缺乏面對復雜世界的天賦,”比斯利說,“跑步是豪伊的唯一出路,跑步就是他的整個世界。”

Top
最新公式规律